關於我們       REcreate       REthink       REvisit       REview       Shop

REthink/

重新想像
         

REthink #016

香港人類痕跡


Artefact,具有史學價值的人工製品、製造物、手工藝品。

人類很可愛。即使在宇宙中只是一粒微塵(都不如),下意識還是想留下曾經存在的痕跡。從遠古時代的洞穴圖騰到任性地在月球上插下國旗,或只是喝醉了在酒吧的廁所門上任意塗鴉。不一定要名留青史,只是不想被忘記。

有社會學家說,21世紀面對着的「人類痕跡」史無前例地龐大且零碎,許多還存在於一片「虛無」中-指的當然是網絡世界。「來過」的證據,一件紀念品遠不及一個IG story有力吧。


然後有一日,你在路上遇見兩隻丟失的鞋子、綑綁成一團的舊傢俬、串錯字的醬油瓶,和只有香港人才看得明的食字傳單。由無數意外湊合成的城市景物,有一種當下的真實。

香港從來不是一個井井有條的城市。大概是獨特的歷史緣故,從一方手中借到另一方,再由一方交還予另一方,對於未來總是見步行步;因為要有強勁的適應力,凡事最緊要「有彎轉」;有時難免粗枝大葉,happy mistakes背後,是大情大性吧。



幻想一百年後翻開一本關於「香港2018」的書,你大概會看見林鄭月娥,被活化的前中區警署,廣深港高鐵,港珠澳大橋。我怎麼覺得那片被丟在地上、言不由衷的「我要___」小紙條,來得更到肉?

#urbanartefacts  #人的存在  #亂中有序  #happyaccidents

REthink #015

唞啖氣


在香港,要唞啖氣有時很難。

說的並不只是空間限制。雖然,在兩條大馬路之間、被混濁空氣包圍的「休憩處」隨處可見;完全違反人體工學、阿婆阿伯吊住腳坐的長椅比比皆是。被用到盡、霸到盡的公共空間,也沒有要為路人留下「活口」的意思。就算是開宗明義歡迎街坊「到此一坐」的鰂魚涌某甲級商廈建築群,等到你你拿出一瓶水、一個麵飽(甚至沒有進食動作),保安就會九秒九走到面前請你離開。



雖然香港沒有像東京那樣的禪意庭院,也沒有巴黎盧森堡公園那般幽美的空間,但實事求是的香港人,總能夠在石屎叢中找到讓心靈休息的空白位。那怕是穿過兩棟大廈之間的狹窄光束,在茶檔伸懶腰的貓,在地鐡與辦公室之間,一支煙的時間。

幻想平行時空下另一個自己的白領,盤算晚餐該煮什麼的老闆娘,在天橋上出神的行人。沒有空間與環境推波助瀾,要停下來,需要的心力就更強大。在最壓逼、急促的場景下遇見的從容,淡定,與空白,卻更偉大動容。


香港人未必最擅長放鬆,卻是比誰都更懂得自得其樂;在噪音與擠擁中逆行,不就叫做堅強麼。

#香港有仙氣  #讓心靈休息  #空白位

REthink #014

被殺掉的街道


Busking還未盛行時,身邊的朋友也曾經拿着結他在街上唱歌,那時我們通常將之叫作「賣藝」。

城市,尤其是像香港、東京、紐約這種人來人往的匆忙地,無論建築多宏偉、店舖再精緻,走在街上都總難免感到一種冷漠。作為路人,與城市的交流總是表面膚淺的,店員的寒喧理所當然,路人的善意……如果有的話,也只是出於修養吧。然後街角突然傳來了音樂,無論對不對你的口味,也似乎可以透過音符與歌,一窺城市人們武裝底下的真面目。大廈、名店與街道,都有了血肉。


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變成大媽天堂前,如果大家尚記得,其實也曾經是Mr. Wally與C AllStar的街頭舞台。音樂品味未必百發百中,但至少有的是「可能」。

大媽歌舞未必是人人杯茶,說了多年的街頭藝人牌照、表演活動和聲浪規管卻也不了了之。被殺掉的不只是噪音,還有一籃子的「perhaps」與「maybe」。取代了音樂的汽車與廢氣,是否又可以讓香港「寧靜」一些?

#旺角行人專用區  #大媽歌舞天堂  #busking  #城市聲音

REthink #013

城市.二元.共存


從前介紹香港的文章中總會找到這八個字:新舊混雜,華洋共處。

香港也許一直都處於這種兩極共融的狀態:一邊是井然有序的擎天大樓,另一邊則是散亂隨機的攤販;一邊是被人工栽種棵棵分明的植物,另一邊則是絕處逢生,拼命從罅隙長出葉的雜草小花。這種對比,有時是時代使然,有時則是面對轉變時的一種counter reaction。在香港隨意走一圈,你會發現,這種二元對比,比比皆是。



城市本來就很難用單一的角度去觀察。只能用一種感覺來形容、概括的地方,就如人一樣,恐怕再怎樣美,都難以讓人有再三閱讀的意慾。構思Being Hong Kong的IG takeover時,編輯部三三曾經這樣說:香港本來就是個不存在單一視點的地方。因為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、混雜合體到轉換的多元文化,在一個彈丸之地,竟然都能容得下。

容得下,是關鍵詞。

有規範的大型建設,也容得下亂中有序的市井;人工編織的街景,也容得下自然存在的落葉。二元不一定要對立;因為共存,所以才有趣、豐富、耐人尋味。

容得下,需要氣度與理解。我們都願意相信香港絕對擁有這些特質。

#商業香港vs舊式香港  #存在與被存在  #石屎叢中溫柔的事

© 2019 就係媒體有限公司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