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峰蒼翠》|朱屺瞻|1990|陳列於「單色」展區,呈現一色多調,一調多變

《待放》|黃貴權|2002|照片未經修葺,呈現黃醫生所見的藍色荷塘美景


29/04/2022

筆墨當隨時代

#文化藝術 #朱屺瞻 #中國書畫
「筆墨當隨時代,一切皆可入畫。」每一個時代的藝術創作都是一份從日常瑣事到歷史大事的寶貴紀錄。

從9歲在私塾初次接觸書畫,到105歲病臥在床之際仍一直堅持作畫,不禁令人好奇朱屺瞻作為中國最重要的近代藝術家之一,90年來如何能夠擁有源源不絕的靈感素材,且直到晚年仍不時轉換作畫風格,推陳出新?所憑藉的或許是一份對繪畫的純粹熱愛、對身邊大小事物的好奇心和融會貫通、大膽嘗試的勇氣。

說起國畫,或許會令人最先想起以黑白灰為主調、呈現「一墨五色」的水墨畫,偶爾使用石青、硃砂等作點綴色,以毛筆、墨硯、宣紙等傳統文房四寶,繪畫山水花鳥。然而,現正在香港藝術館舉行的「瞻緣昔彩—靜觀樓藏朱屺瞻作品選」展覽之中,近180組的書畫作品卻讓人發現「國畫」不只有傳統的山水景色、植物花卉,還可以寫生記錄生活日常如蔬菜水果、社會面貌;即使繪畫傳統山水亦不只有黑白墨色的變奏,而是能套用在各種顏色之上,「一色多調」,並大膽採用橘橙與碧藍、艷紅與青綠等強烈對比色。

「對於朱屺瞻而言,用色構圖與線條同樣重要,他會使用較為狂野的對比色作畫,如橙藍色對比。他說那些都是他『看到』的顏色。」生活中的景色物品總有其「固定」的色彩,如天空是藍色、夕陽是橙色、月亮或黃或白,但若多加留意,有時候抬頭或會發現天空也能呈紫藍色、夕陽也有粉紅色,視乎我們有否多花時間四周觀察。香港藝術館館長(虛白齋)朱瑞平亦補充,朱屺瞻的色彩運用更啟發了收藏家黃貴權醫生後來在攝影上的追求。在這次展覽上展出的一幀黃醫生攝影作品,他沒有經後期修葺而拍攝出藍色荷葉,足證屺老用藍色繪荷並非杜撰。

朱屺瞻於1985年初次到訪香港,於香港展覽中心舉辦個人畫展,因而與一直喜歡朱屺瞻作品的黃貴權醫生相識,更應後者邀請,在黃醫生位於大埔的住所暫住三個星期,朝夕相對,彼此交流對藝術的看法並互相學習。展出在藝術館展覽廳入口位置的「瞻緣堂」書法,正是朱屺瞻當時書寫贈予黃貴權醫生的堂名牌匾,意指彼此的緣分;而旁邊的《瞻緣堂圖》更是屺老根據黃醫生的大埔住所取景作畫,並贈予當時抱恙的黃醫生夫人,更特意書八月八日寄託祝福之意。兩人結交之時朱屺瞻已年屆94歲,黃貴權則53歲,跨越40年的年齡距離卻絲毫無阻兩人在藝術上亦師亦友的交流。

書畫藏品部分既有黃貴權醫生四周搜羅的收藏,也有部分是朱屺瞻歷年來親自送贈,或特意為黃醫生和他的家人親自創作,或把從未曾曝光的作品特意交付。這次展覽不只能一窺朱屺瞻多年來不同時期下的藝術作品,或許更是這段忘年之交相知相惜的見證——若細心留意今次展品,不難發現部分朱屺瞻送贈黃貴權的畫作上,都會再三題跋,細閱之下或能更了解更多兩人之間的故事。

「朱屺瞻作品的特點是『可遊可居』,山水之間卻又會見到山村人家,具生活氣息和時代面貌。」每一個時代下衍生的藝術品不只是反映當代的藝術特色,背後更是一份生活記錄,而在歷經兩個世紀,從清朝滅亡走至民國、抗戰、文革、改革開放的各個歷史階段的朱屺瞻筆下,從一花一草到千山萬水,均是他一百多歲以來充滿情感、飽含個人經歷故事,留下一份多元豐富的記錄。




瞻緣昔彩 —— 靜觀樓藏朱屺瞻作品選
日期:4月21日 – 5月11日
地點:香港藝術館 二樓專題廳
   九龍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0號
費用:免費
網址:hk.art.museum



《瞻緣堂圖》|朱屺瞻|1988|根據黃醫生的大埔住所取景作畫,於黃醫生夫人病重時送贈

朱屺瞻的作品可遊可居,透過屋子和人為畫作增添民生元素,貼近社會現實

朱屺瞻1982年創作的《水曲山重》為主題,呈現其彩色豐富的特點

《採蓮》(局部)|朱屺瞻|1974|陳列的178件展品中,這幅作品加入了最多的人物元素,打造輕鬆溫馨氛圍

《農邨風味》(局部)|朱屺瞻|1976|朱屺瞻兩度留學,用色畫風深受西洋畫作影響,這幅作品亦令人聯想起梵高筆下的向日葵

左:《金魚》|朱屺瞻|1974|為黃貴權醫生首幅朱屺瞻收藏畫作;右:《金魚》|朱屺瞻|1984|事隔十年的同名作品,可見朱屺瞻繪畫風格的變化

朱屺瞻的一系列寫生作品,以花卉、蔬果等為題材,陳列於「活色」展區

朱屺瞻畫風多變,除大膽用色外亦有不少黑白水墨畫作,陳列於「獨色」展區,呈現其狂野筆鋒和邋遢三分的特色




© 2022 就係媒體有限公司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