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曾經以為可以天長地久,於是在自身留下深深的紋身。但世事轉了又轉,曾經烙下的,成為記錄自身經歷的一部分。

城市也如是,大廈外牆記下當刻社會的模樣,但社會換裝如變臉的戲法,店舖只有換了又換,生不了根,卻留下清拆不了的烙印。

當時的舊模樣再難重溯,唯靠舊招牌留一點餘韻。


© 2022 就係媒體有限公司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