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年代天星碼頭舊照片

《看海的日子》(局部)(Ho Fan, 1965, Blue Lotus Gallery)

11/04/2022

如果維港消失了

 #維港 #2022春季號
多年來,人們談到維港,填海和水質污染是經常被受關注的話題,誠然,不斷填海令維港兩岸景觀和水質都大受影響,但維港也是讓香港這個讓極端現實的城市,仍能保持點點浪漫色彩的重要地標。

無論是乘著纜車上山頂俯瞰依山而建、沿海岸而生的城市風景,或者用航拍捕捉的都市奇觀,試想像,如果兩岸針插不下的高樓大廈之間,沒有維港的一海之隔,城市會變成怎樣子?可以肯定的是,失去了維港景色(以及附加的烟花夜景),樓價一定不再一樣。

從前的古文明都是依河流而生,在香港,一切都因維港而來。如果沒有維港,1841年時香港可能不會被選中,並在日後變成一個蜚聲國際的自由港,從此改變小漁村的命運。如果沒有維港,香港也許不會出現無數次的移山填海,陸上小山被夷平,海中卻不斷生出土地。當海港的距離越來越窄,港九兩岸的天際線和海岸線也不斷變動。如果沒有維港,沿海而建的那些地標建築,景觀和價值也不如今日所見,也不會經歷比世界任何城市都要快的更新速度。

剛出版的春季號《就係香港》,我們以維港作主題,為了呈現維港及香港在過去百多年來的城市規劃脈絡,我們特意搜集了不用年代不同風格的照片、地圖和繪畫,希望以多元化方式去重繪維港的人文價值。除了封面以紫藍色調去繪畫當下維港景觀的插畫,背面是 1941年的城市規劃藍圖,封底還有攝影家何藩的經典作品,以及1940年代天星碼頭的黑白照片,兩幅圖片一中一西,將香港華洋混雜的特質表露無遺,更把人帶往昔日仍然可以讓人徜徉漫步的海旁風景去。相中景貌即使已經消失,但相中的情懷卻教人緬懷—浪漫不在於物質上的豐盛,在於城市一切都在蘊釀,而人心有所期盼。

來到今日,即使維港看來是多麼熟悉,每一次坐在天星小輪下層,近距離接近維港海面,載浮載沉之間,兩岸地標建築如同在海中升起的海市蜃樓,生生滅滅的速度之快,既真實又魔幻;而兩岸群山卻仍然沉穩地迄立著,歷久而彌新,襯托著日夜之間雲的聚散流離。雖然船程只短短數分鐘,但這時這刻,又會再一次感覺到,我們原來離不開這個城市.....

P.S. 為了展示更多元化的維港面貌,今期「加厚珍藏版」的內容也增加至288頁。為免增加紙本實體的負重,我們在某些部分特意選用了一些較薄的紙質,即使多加了30多頁,但重量和厚度都跟往常的期數不會有大分別。


訂閱詳情按此



Hong Kong Port Works Office《1941 Plan to accompany report by Sir David Owen on the future control and development of the port of Hong Kong》(局部)(藏品由National Library of Australia提供)

維港2022,封面插畫創作 @w.kwokk




© 2022 就係媒體有限公司版權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