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疫情時代下,學校面授課堂停又復,過去兩年裡幼稚園學生返校的日子加起來只有約半年,網上授課早已成為學習日常。幼稚園和中學在本周分階段復課,父母匆忙為長高的孩子們添置新校服,學校則嚴陣以待徹底消毒校園的一椅一桌。在校園再次回復生氣的同時,我們亦不禁問:在網上資訊唾手可得的今日,加上網上授課普及,「人人有學返」的堅持背後代表著甚麼價值?

曾幾何時,「人人有學返」也非必然,尤其是在戰後百廢待興的香港。當時大量人口湧進香港,適齡學童數目急增,不同民間團體在政府鼓勵下積極辦學,而港府在1971年開始推行六年免費教育,小學教育逐漸普及,加上新城鎮區內配置的新學校,適齡學童的就學問題逐步解決。鄉村學校的蓬勃發展足見官方和民間互為配合的力量,繁盛之時更多達三百間。

教育的最大目的就是育人,村校有其生命影響生命的方式。當主流學校由學前到高等教育都發展出一式一樣的標準和規條,村校無論是校園環境、小班教學、和大自然的距離及師生之間的密切關係,都和主流學校很不一樣。學校不只是一個體制,學校就是社會本身,make impossible to possible,社會的創造力由教育而來。

隨著八十年代後出生率下降,學生人數回落。教育統籌局在千禧年初根據文件《統整成本高使用率低的小學》,着令數十間鄉村學校停辦。2001至08年間,超過七十間鄉村學校相繼停辦。 縱使如此,仍有一些村校在時空的狹縫中蛻變存活下來,例如八鄉中心小學便是由兩間教學理念相近,分別在1921年和1973年創建的同益學堂和石湖學校合併而成,近年推行正向教育,希望讓師生身心也能快樂及融洽地成長。

由本地藝術家何幸兒創作的兩幅版畫,刻畫村校學生和大自然的互動。沒有電子器材,也沒有課本和試題,卻正正提醒我們畫中的主角——學生才是教育的「本」。


《人人有學返》掛畫系列詳情按此



© 2022 就係媒體有限公司版權所有